推行订单农业

努力减少粮食种植环节“被污染”是我们的唯一方向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主粮常识
到底有没有新米

        到底有没有本地新米这个问题很难说,按照常规来说是不应该有新米的,原因很简单,产粮大省都被收入国库了,产量小的地方,例如贵州新米下来连本地县城都不够销售。

        所以说按照常规来说是没有新米的。

 

        据新京报2015.4.28报道,

        国家临储库通常不会拍卖新稻,“以前是三年一轮换,也就是说今年是2015年,拍卖的稻谷年份就集中在2012年,不过现在像粳稻已经改为两年一轮换。”

 

  然而拍卖情况并不乐观。中华粮网数据显示,今年3月在安徽举行的临储稻谷拍卖中,2013年中晚籼稻成交率仅为0.59%,安徽、湖南、江西、四川临储全部流拍。4月9日举行的2013年中晚籼稻临储拍卖成交率也仅为0.02%,其中湖北、湖南、江西、四川、江苏临储全部流拍。

 

  对流拍原因,魏经理认为一是所拍陈粮价格过高,一是粮食质量不尽如人意。“我们企业主要推的是单一品种,质量好,出米率高;临储拍卖的稻子什么品种都混在一起,出米率也不高。”

 

◆◆◆◆◆◆ 

 

  “勾兑米”市场上很普遍

 

  “加工单一品种的新稻,本来收购价格就高,再加上利息和各种成本,售价自然低不下去。但经销商只看利润,不会看是新米还是陈米,因此新米并不好卖。”魏经理说。

 

  “经销商压价,我们就得降低成本,要么往新米里掺陈米,要么全是陈的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稻谷加工企业主告诉记者,虽然商超的企业具有一定规模,为做好品牌会比较注重消费者感受,但10斤新米掺上8斤陈米你能吃得出来,掺三四斤陈米就未必被发现。

 

  “勾兑”大米现象得到了中华粮网研究人员的证实:“掺兑现象很普遍,尤其在新陈粮差价较大的情况下。稻米加工企业特别分散,大部分企业基本到2月库里就没有新粮了。在市场上新粮不多的情况下,就算大企业在缺粮时也需要拍陈粮。”

 

◆◆◆◆◆◆ 

 

  散装大米几乎没新米

 

  那么,市场上目前流通的大米,究竟陈米多还是新米多?

 

  魏经理曾几次到北京各大商超走访。凭借经验,她指出,目前接触到的超市散装大米几乎没有新米,尤其是售价在每斤2.5元以下的。由于袋装大米无法开封,魏经理无法对其进行辨别。

 

  张建秀则说,“就长白山地区近几年情况来说,基本从2012年开始,新稻下来后农民口粮约占20%,中储粮和地储粮加一起能收上去40%,剩下40%新稻能流到加工企业,最终加工成新米流通到百姓餐桌。整个东北地区情况也大致如此。”

 

  如果以食用日期估算,中华粮网研究人员认为,每年10月至来年5、6月之前,消费者吃到新米的几率较大;如果从地域来说,水稻主产区要比非主产区更易吃到新米。“另从价格上考量,售价较高的大米品质较好,新米的概率也越大”。

 

◆◆◆◆◆◆ 

 

  新米陈米难以区分

 

  新京报记者走访北京各大商超发现,目前大米包装上普遍标有加工出厂日期、产地、保质期、大米等级,但无稻谷收割日期。众多大米品牌中,仅有北新仓明确标出了稻子收割期。此外,“辽河香”米也在产品介绍中标明加工的是当年稻和单一品种,其他产品均无相关表述。

 

  北京消费者杨先生曾花“高价”买了袋大米,想吃新米的味道,结果大失所望。“对于新米,老百姓还是有一定需求的,谁都愿意吃点好的,但确实不太好区分”。

 

  北新仓农业总经理马国武是从去年开始筹备新米产品的,希望提出“当年米”的卖点。但他发现国家目前针对大米品质仅有等级标准,无新米、陈米区分。“没有标准,单凭企业自己吆喝,消费者很难相信。”

 

  马国武介绍,因缺少市场辨识度,新米产品的成本很多都花在了营销渠道上,也抬高了售价。

 

  中华粮网研究员也告诉记者,“大米等级标准不是按品种、新旧来分,而是从粗糙率、不完善粒、杂质这方面去衡量的。”新米通常指当年稻,如现在是4月,那么去年10月份打的新稻就是新米。新米与陈米在营养价值上相差不大,但口感完全不同,“东北农村每年都有‘打新米’一说”。

 

  魏经理透露,虽然新米在色泽和气味上均有一定辨识度,但凭消费者的辨识能力很难区分新米、陈米。“香味有可能是加了香精,色泽好有可能是陈米加油抛光,这都不好说。如果在新米中掺入少量陈米,连我们专业人士也吃不出来。”

 

  对此,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建议,“如从消费者权益角度说,可借鉴日本的做法,在大米包装上同时标出大米收割日期和出产日期,这样更利于维护消费者的知情权。”

 

  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郭铁 实习生 山珊 周璇 赵吉翔

 

◆◆◆◆◆◆ 

 

原成农业评语:

        一篇来自新京报的最新报道解释了大米市场的无奈。作为普通消费者来说,能吃上正常无添加的大米就已经是万福了,何必追求什么新米。

        例如:平坝大米

        每年新米下来贵阳全市到处都是新平坝米,我就想试问一下,平坝那小小的产量连供给早就预订的富人和平坝本地市场都不够,根本就不可能有多余的米流入贵阳市场。

正式致歉

不使用除草剂的主粮

我们没有完成

这个愿望没有实现时期

原成科技 - 订单农业的践行者, © 2009-2015 www.yncon.com 本站图片及视频受版权保护未经允许严禁转载和使用